2016最新全面二孩将致幼师缺口增大 国外是否也存幼儿园荒?

央广网北京11月15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今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也就是通常说的“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然而,在寄望“全面二孩”政策缓解我国低生育率、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的同时,学界也对“全面二孩”政策引起的人口变动对我国教育领域产生的影响愈加关注。

近日有研究显示,从2019年开始,我国学前教育阶段在园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度增加,持续增加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之后又开始逐渐减小。也就是说,在2021年左右,“全面二孩”政策对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规模扩大的影响最大,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因“全面二孩”政策增加1500万人左右。

历史上出现的生造字,例如“曌”,后来并没有通行在汉语文字体系中,因为已有的文字系统中早已存在着表示“明亮”的字词。后来,除了用在名字中,“曌”字很少被使用。普通话和方言中也存在一些“截肢”、堆叠的字,例如“招财进宝”合体字,还有陕西方言中出现的“(见图二)(biǎngbiǎng)面”,但大多牵强附会,多是宣传噱头,很难通用。正如十多年前流行的网络热词“斑竹(版主)”、“烘培鸡(Homepage,主页)”现已基本绝迹。很多网络新字和新词,如同浩瀚的汉字星空中的流星一掠而逝,逐渐被遗忘和淘汰。

在德国,上公立幼儿园并不难,不过收费却是“看人下菜碟”,父母收入高的就得多交,生活贫困的家庭则可以免费。如果想免去提前排队报名的麻烦并追求更好的软硬件条件,可以选择私立幼儿园就读,只要您舍得掏腰包就行。

德国观察员薛成俊介绍称,德国幼儿园大致可以分为公立幼儿园、教会幼儿园、企业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适龄幼儿的父母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来选择。除了私立的以外,其他幼儿园的收费主要依据父母的收入而定。父母年收入在45000欧元以上的家庭,入托费为每年1752欧元,没有收入或低收入家庭则是免收托费的,入托费不是直接交给幼儿园,而是通过教育机构转交,防止家庭状况不佳的孩子受到歧视。每个年满1周岁的孩子都有入托的权利,通常是就近入托,也有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父母将孩子送入私立幼儿园,随时可以进入,不用尽早去报名排队等位置,软硬件设施也更好一些,缺点就一个字“贵”。如果是全托,一年费用1万欧元左右,不是每个德国父母都有能力为孩子花这个钱的。

澳大利亚的幼儿园同样是“一位难求”,很多家长甚至在孩子一出生时就着手报名排队了。即便是能够等到位置,也未必是每天都可以去,你得到的可能仅仅是每周某几天的入园资格,比如允许你周一到周三去幼儿园上课,那么其他时间就只能在家待着。

为什么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也会有入园难的问题呢?据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澳大利亚幼儿园紧缺的一个关键原因在于,澳大利亚对于教师儿童的配比情况非常严格。以澳大利亚西南沃尔什州的规定为例,任何一间幼儿园中,0到2岁的房间,教师和儿童数量比例不得超过1:4;2到3岁的房间,比例不能超过1:5;3到5岁不能超过1:10。高配比的安排可以大大减少各种隐患的发生,安全性非常有保障,弊端显而易见。政府强制性的配比导致澳大利亚幼儿园的数量和可容纳孩子的数量根本没有办法迅速扩大,因为位置极度紧缺,幼儿园提供的位置往往不是有位置或没位置这样,而是把很多位置拆开来提供,比如只能提供周一到周三的位置或者周二、周四的位置,剩下就在家里待着。目前,澳大利亚很多热钱还是涌入幼儿园市场,但鉴于一方面新建幼儿园需要层层审批,街坊邻居都要对建立幼儿园持许可的态度才会审批合格,另一方面,幼儿园的教师供不应求,在短时间内,幼儿园荒的问题还挺难解决的。

虽然低生育率一直是日本急需解决的问题,但孩子无法入托也是近十年来困扰父母的头等大事。尽管日本的幼儿园大多采取就近入园的原则,但由于城市人口密度大,园区容量有限,还是有很多儿童需要每天乘坐校车前往离家稍远一点的幼儿园。

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称,日本托儿所和幼儿园都有公立和私立之分,公立的比较少,想进公立需要排队或抽签。到去年4月1日为止,有23000多儿童无法入托。由于建设一所托儿所从面积、建筑标准等需要严格审批,费时又费力气,幼儿园的数量难以满足入托需要,这个问题主要集中在城市。在农村,虽然孩子到幼儿园比较远,但没有城市人口密度大,比较容易申请入托。公立幼儿园的老师平均年收入有40多万人民币,私立幼儿园老师的平均收入却只有20多万人民币,有的甚至比便利店超市的临时工工资还低,这直接造成幼儿园老师的就业缺口。为此,日本政府专门出资340亿日元补充幼儿园老师的收入,东京都今年还有8000多无法入托的儿童,为此东京都议会已经批准了126亿日元的修正预算,来继续解决入托难的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3kea.com/888zrscj/11.html